给将军献上美姬 第14章 第14章

小说:给将军献上美姬 作者:施黛 更新时间:2022-08-06 05:0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下来。”

  微低又带着几分警告的声音落入耳畔,叫施霓瞬间回了神。

  眼睫颤颤,提敛裙摆,她识相地赶紧从霍厌身上起来,之后又煞有其事地退开好几步远。

  而霍厌则全程不发一言,起身后一直愠红着脸色,模样仿若带着恼。

  他绕过陡坡,径自寻着方向往林外走,施霓也跟着提了些步速,只是这次不用她紧追太急,也勉强可以跟上。

  一路上,施霓都在后面悄悄观察着,生怕霍将军又把方才的事,疑心归结于是她不怀好意,故意耍弄心投怀送抱。

  她不想惹这个嫌,故而在即将走出密林前,经由一番思忖,到底还是决定解释一番。

  “将军,为了避免误会,我还是说明一下。方才……我是被藤蔓绊到了脚,不小心才扯到你的,然后滚下山坡一派混乱,碰压到你也纯属意外。”

  周遭静谧,她声音又不小,他分明是听清了。

  可他就是故意折磨着人,闻言也丝毫不给回应,反而漠然从她身边越过,又从怀里掏出火药响箭,随后面冲着林里方向,朝天燃明射放。

  下一瞬,天幕间骤然现出烨烨闪熠的烟花色。

  见状,施霓也安心了些,有了光亮指引,原地驻停的军队终于可以寻光而行,她也可以尽快和阿绛相聚。

  等他将正事连贯做完,施霓在其后,喃喃着复而出声:“将军既没误会,那我便安心了。”

  闻声,霍厌冷觑了她一眼,算是终于有所回应,不再佯装无视。

  他阴着面,朝她逼近几步,眼神始终淡着,漠然又疏离,而后身影如松,直直站定于她面前,又不带丝毫柔意地一把捏抬起她的下巴。

  他俯身逼近,手腕收力,语气不善:“和你待在一处,总是麻烦不断。”

  施霓对着他凶戾的眸光,无辜地颤了下睫,想了想后,她认真反驳道:“将军这样说不妥,仿佛我是你们行军的累赘,可方才出林的法子是我想的,还有那日在寒池,不也是我帮了将军?”

  听她再次提起“寒池”,霍厌面色不自在地一瞬绷紧,心头再次生出戒备。

  他眸利如隼,带着凶戾,仿若已窥进她心里。

  “你喊冤叫屈,总言那日在寒池是误会,可你当时若真是受了我的威胁,迫不得已,如今又怎会这么轻易就放下姑娘家的羞赧和矜持,常将此事挂在嘴边?你反复提醒我冒犯了你,是想要我对你负责,进京后再以下犯上同陛下相争?简直痴心妄想。”

  听他联想得这么深远,施霓茫然又惊讶,心想他们大梁的规矩果然比西凉繁冗囿束得多。

  以前就听说过,大梁人将男女之防看得比天大,尤其未出阁的姑娘,是绝然不许与异性有过多接触的,若是无视规矩一朝越了红线,那定会遭人诟病。

  而先前,他们两个背着人湿身又抱又搂的,自然算是亲密到了头,按大梁的规矩,他是要将她收房负责的。

  原来将军是在担心这个……

  施霓终于思索明白,也愿意为其着想,于是面色和顺着,通情达理开口道。

  “那日我们只是抱了抱,并未做到实处,我不会放在心上的。也请将军放心,日后我会将此事咽进肚子里,不会再口无遮拦地随意提起,给将军平白添乱。等军队进了上京,将军护送的任务便算完成,若是想与我避嫌,以后我们避免再见就是了。”

  因着降女身份,她注定是要进宫苑王府,成大梁皇族萧氏之妾的,往□□院深深,自然也没什么机会再见他一外臣将军了。

  施霓以为自己这样大度给出保证,可以叫他心安,却不明白他脸色为何一瞬更恼。

  他欺压而下,眼底带着莫名其妙的烦躁:“你还想怎么做到实处?”

  下颚处的娇嫩肌肤,被他因常年操练枪戟而带上厚茧的虎口,磨得直直发痛。

  施霓对自己的肤质最为了解,此刻不用想都知道,下颚连带脖颈,定是都被他弄红成一片,此状映在他眼里,大概会有些狼狈。

  她眼睫轻抖了下,回说:“没有想,是将军故意曲解我的意思。”

  “我曲解什么?”

  他其实并未真的用力,可手下那红痕偏偏显现得触目惊心,当即眼色暗下,莫名一股欺凌恶意直窜心头。

  他肆意摩挲着,仿若在赏精心临摹于白瓷上的妍丽花纹。

  而后,不紧不慢撩开她几缕发丝,彻底露出其间最为莹白嫩弱的一处。

  他眯眸盯紧。

  “将军,我不敢算计到你身上的,何况我一直都清楚,我的身份只可嫁入皇家萧氏一族,既如此,我又怎会故意招惹,平白为自己惹来祸事呢?”

  耳边,施霓诚恳解释声又起,可霍厌目躁着,显然没什么心思去认真细听了。

  “我真的是诚心想与将军解除芥蒂的,也理解将军是为国事而不得不处事谨慎,所以进京以后,我定会尽力避着将军,不再相见,将军觉得这样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施霓被迫止了口。

  同时,又因受惊,她猛的睁大眼睛。

  她正费尽口舌地想要将两人关系疏理清楚,却怎么也没想到,霍厌会忽的发疯一般,直接埋头啃上她的脖子。

  还是他刚刚虎口‘施虐’的位置,红印尚未消去,不想又被他反复欺着咬……

  她挣也挣不开,那点花拳绣腿的小力气,给他挠痒都差点意思。

  不是厌她吗,这又是在做什么,报复?

  施霓又惊又怕,头脑发懵的被他护着腰,一路抵到身后一粗壮树干上,接着被迫仰起头,任他埋头靡乱地吮吸了好一会儿。

  直至从身后林里,传来队伍行至近处的声响,才叫霍厌一瞬清醒。

  他停下,直身,而后眯眸端视。

  就见施霓身子软,腿也软的无力抓着他的胳膊,眸间闪着委屈的泪光,模样娇怯又无害。

  霍厌粗喘了口气,还以为会挨她一记耳光,结果却只是被怒瞪了两眼。

  他无所谓地抓起她的手,示意她想打便打。

  施霓却把手抽回,美眸定了定,罕见带上些凶巴巴的气势。

  “将军总说我故意勾引,刚刚,我自觉没有。”

  她待人一向温文和善,脾气更算是好,讽刺的话,大概还是第一次说。

  可见心里着实是委屈极了。

  闻言,霍厌只是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而后当着她的面,毫不顾忌地抬手,用拇指擦了下嘴角闪烁的晶莹。

  方才吮的太用力,他自觉承认。

  “你说回京以后两清,我还你刚刚那一下。”

  “什,什么?”

  他往自己喉结上指,“这,你亲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滚落山坡时,她是无意间才蹭到他的脖子,根本就是无心之失,他怎么可以这么算?

  施霓蹙眉欲理论:“那明明是意外,而且我只是轻轻贴了下,你……你又咬了多久?”

  “哦,原来是觉得吃亏了。”

  他走近,弯下腰来,把自己的脖子努力朝前伸了伸,语气商量:“我不知道是按时间来算,那,许你咬回来?”

  “无,无赖……”

  施霓看他冷不丁又凑近,忙捂住脖子后退半步,怕他又肆意妄为。

  霍厌笑了笑,没再逼近。

 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动响,他直起身来,面色玩味散去,神态也慢慢恢复主帅的威凛。

  正要转身,又听施霓含着哭腔言道。

  “将军若觉得这样才算解气,才能两清,那我依你就是。只是以后,还请将军莫再提及前事,施以言语讥讽,等我们相安无事回了京城,便桥归桥,路归路。”

  霍厌顿足回头,一身黑金的粼光寒甲把他整个人衬得那般威然不可近攀。

  而后,直朗声线传来,平直带着力。

  “不明白吗?欺负你,为的就是不两清。”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