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赔没商量 第4章 不解风情

小说:理赔没商量 作者:沐暮mo 更新时间:2022-07-06 20:55:3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上任前,她就已经查了倪风的资料——倪风,33岁。大学毕业后就进入友爱保险公司做销售业务员,三年后破格转聘为公司文员,之后两年内从销售管理部一个普通的小职员跃升为部经理,如今在销售管理部经理的位置上已坐了五年,而且做得很稳,听说公司的业务员都愿意听他的。

  温知夏的沉默,倪风并未在意,他笑着说:“温经理是国际专业理赔师,听说已经读到了医学博士,真是年轻有为啊。这次咱们敖海省公司可有福了,终于盼来了温经理如此能干的美女。”

  倪风守则第一条——没有人会拒绝赞美,尤其是女人。

  宁向晨撇了撇嘴,心里默默地给倪风贴了一个“马屁精”的标签,顺便还朝佛爷眨了眨眼,想寻求伙伴的认同。可是佛爷却连眼皮都没抬,依旧鼻观眼眼关心,跟在温知夏身后连走路都不发出声响,也不知道是在想事情,还是在听前面的人讲话,亦或是两件事都在做。

  可惜温知夏是一个“不解风情”之人,她皱了皱眉,似乎很不喜欢这种虚词。自己还未报到,倪风就摸清了自己的“底”,连自己读到医学博士的信息都知道,看来也是个蝇营狗苟的人。

  一行人进入电梯后,温知夏依旧没有说话。

  倪风也不在意,笑着跟电梯里的其他两个人打起了招呼。

  宁向晨心里虽然看不上倪风的殷勤,但是该有的面子功夫,他从来都不会落。于是,他也笑着伸出了手。

  “我叫宁向晨,这位是老佛爷。”

  宁向晨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,打扮新潮,还烫了时下最流行的发型,一看就是标准的帅哥,衬衫下的身型一看就是精彩健身的,宽肩窄腰,要要颜值有颜值,要身高有身高,要肌肉有肌肉。关键说话声音也好听,说话时,还带着一种玩世不恭的姿态,和一点雅痞的少爷气。倪风断定,如果他去做代理人,客户肯定是以女性居多。

  “别听他瞎说,我叫石展鹏,大家平时都爱叫我佛爷。”一旁的佛爷笑眯眯地说道。

  倪风主动伸手与他相握,指尖触到厚厚的茧子,倪风不由地仔细打量起佛爷。只见,他中等身高,肚腩上的“游泳圈”十分明显,看起来臃肿,但是却一点也不显笨重。圆润的体型,配上他圆圆的光头和两个大大的酒窝,佛爷的外号确实很贴切。倪风猜测他是不是练过什么功夫,手中才有老茧,也才能让如此庞大的身体,行动起来很灵活。

  理赔部的办公室在八楼,温知夏下电梯时,向后看了一眼,佛爷和宁向晨便没有跟下来。

  电梯门口,一个烫着大波浪、穿着缀花长裙的女人似乎在等着他们,见到温知夏和倪风,立刻热情地打了个招呼。

  “温经理,你好,我是梅丽。倪经理也在啊。”梅丽年近四十,但是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多岁,说起话来细声细语,女人味十足。

  “美丽姐。”倪风笑着回应,顺便向温知夏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:“美丽姐是理赔部目前仅存的骨干,可是一名得力干将啊。”

  “倪经理最爱开玩笑了,我那儿算得上骨干啊。”梅丽朝倪风笑了笑。

  梅丽是理赔部资历最老的员工,与公司上下都混得很熟,社交能力强,也是出了名的“辣”,几乎没吃过亏。在温知夏来之前的这段日子,都是梅丽负责理赔工作。之前,倪风听说梅丽有望提职,但如今看来都是谣传。只是,不知道这新来的温经理,能不能收服这位“美丽姐”。倪风默默地在心中为温知夏送上了祝福。

  不知是不是倪风介绍的过于简单,温知夏对梅丽的热情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  她只是简单地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寒暄,直奔主题——

  “介绍一下这个案子的理赔情况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梅丽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,她拿出一份打印好的材料递给温知夏。温知夏翻了翻,跟宁向晨递给她的内容差不多。

  “被保人李,33岁。今天来的钱薇女士是他的妻子。在5个月前投保,刚过等待期90天,就确诊为肺癌。出院后立刻申请理赔,但是通过调查发现,李曾在投保前一周,在省肿瘤医院挂过呼吸科专家号,不过没有进一步发现。”梅丽将材料内容,向温知夏做了简单的介绍。

  “做了什么检查?”温知夏追问到。

  “只开了pet-ct,肿瘤标志物,癌胚抗原筛查,但是并没有去检查,也没有缴费记录。”梅丽如实说到。

  “走访医生了吗?”温知夏翻了翻材料里的调查报告,一下就发现了疏漏。

  “去了几次医院,医生患者实在太多了,并没有见上。”梅丽摇了摇头,“后来,钱薇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,这个案子有问题,要被拒付。就来闹了。”

  “案件处理多少天了?”

  “已经25天了。”

  “效率太差了。”温知夏看了眼案件处理人姓名处“梅丽”二字,抬了抬眼皮,说:“还需提高!”

  梅丽挤出一个笑脸,说了一声“好”,一转头,脸色便沉了下来——新官还没正式上任,下马威就已经甩过来了,呵,吓唬谁呢?!

  梅丽冷着脸,走在前面,将二人带往走廊尽头的会客室。

  见梅丽不再说话,倪风想了想,还是开口做了补充——

  “温经理,这个案子,其实前任理赔部经理也向李总汇报过。核心就是,实质证据几乎没有,疑点是有,但是难以突破。所以领导们也希望可以和平化解,如果客户实在闹得厉害,像今天这样,是可以酌情处理的。毕竟,公司也不能拿到明确的带病投保证据,仅凭一个挂号,也不能说客户就有病吧。”

  这个案子处理这么久,就是因为疑点很高,但证据不实。所以开会的时候,领导也一直拿不定主意。倪风私心是倾向于给付的,毕竟没有证据,而且时间越久,对展业影响越大。但他不想成为做决定的人,可是现在,这个人出现了。

  倪风边说边看着温知夏的脸色,可是她依旧面无表情。于是,倪风继续说道:“我个人觉得,没有证据,还是应赔尽赔的。法律也讲究疑罪从无不是吗。现在正是卖保单的高峰期,如果公司出了负面新闻,可是会影响公司业绩的。最近,已经有不少业务员听到风声来问了,都怕影响他们的客户签约。”

  “客户买不买,应该看产品适合不适合,而不是看有没有人来闹事。”温知夏淡淡地看了眼倪风,随后快步走到会议室门口。

  “该不该赔,理赔部会有专业的判断,倪经理不用操心。等下我会跟客户聊聊,虽然你们认识,但是也请你尽量少说话。”

  s..book6285227521798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理赔没商量');;